悼念这位顶撞文字狱的现代诗人——写给逝去的孟浪兄

leixue 评论热搜 2020-07-10 阅读(939) 评论(20)

悼念这位顶撞文字狱的现代诗人——写给逝去的孟浪兄

当代流亡诗人孟浪去世了,他留下了大量的诗歌随笔,也就是他人生的所有脚印了。

我认识孟浪是在上世纪80年代的深圳。但从未谈过诗歌而是文学写作理论。为了法国新小说派罗布.格里耶,我们可以争吵不休,然后去地摊喝啤酒吃炒牛河。记得有一次我喝多了,就把小说手稿《拉麵者》推给他:「你接着写……」就倒在地板大睡。醒来就见他双眼泛白真的写了好几页。说实话,我没想到这个青年竟然长出了大鬍子。在深圳那几年更多的是用我在香港注册了的新世纪出版社一起编书编刊物。他是一位实干能力很强的编辑,更是一位以哲理思想展开诗卷的年青诗人。也许他是早熟,也许是身后总是被员警监视,他的「你牵着我的手」式的青春诗阶段一晃而过,又很快跨过了孤独甚至死亡意识,离经叛道地投入了反叛极权主义,追寻自由写作的真实人生。这是中国的红色意识形态如比高压之下,远比苏联的布罗斯基所处的那种迷惘和怀疑而更加恐惧的诗歌现实。当上海员警因为他参与创办地下刊物《现代汉诗》而把他从家里抓捕带走之后,这位叫孟俊良的上海青年竟然选择了反叛,而且更加坚定了自由表达和传播人文思想是自己的惟一追求,那幺,从此,他就只能在内心流亡和肉身流亡之中选择其一了。是的,孟浪这个笔名就是特立独行。从此,他成了流亡诗人,与那些怕离开祖国,转身成为极权大学里的「诗歌讲师」的诗友们分道扬镳了。


但孟浪选择流亡,是为了给他的诗歌注入能量和道德勇气,给他带来自由和知识储备。因为只有流亡者才能躲避思想审查,不会麻木妥协,才有诗意的眼光看待语言和生活处境,才会有失去的祖国中包涵着失去的心痛,才会有词语的客观精确,心境的真实。看看他这首致〈从二十世纪走来的中国行者〉的自画像吧:背着祖国到处行走的人/祖国也永远背着他/不会把他放下/是的/祖国/就是他的全部家当/是的/祖国/正是他的全部家当/在他身上的道路与河流一样穿梭/血管里也鸣起出发的汽笛和喇叭/祖国和他一起前行/祖国和他/相视一笑︰「背着他!」「背着它!」……背着祖国苦苦行走的孟浪,就以他的执着,积累了大量的作品,成为这个混乱时代的思想者,成为现代主义的自由诗人。

但孟浪生性平和,就算喝多了,也极少谈到他被员警拘押一个多月的痛苦经历。相反,在他的诗里,悲剧是用反讽的镜子照见灵魂的冷静图像。他的诗意以形而上的思辩流淌着。比如︰我披起外衣/穿过空地/在这座城市消失/铜像/我无法插足/诗指向内心/四壁雪白……当然,我知道这种克制无疑是他对语言的尊敬,还有就是诗人的纯粹。孟浪追求冷峻的意象冲突,有时又有叶芝式的对句自辨。特别是对着急剧变化的「梦碗粥时代」,人类的价值观变得将信将疑。在这样的情况下,诗人孟浪通过自己的阐述告诉大家,面对枯萎的现实生活,可以在无限的精神世界体验诗意。在〈诗人嘴里的玫瑰〉里:我说不出太多的玫瑰/甚至一朵玫瑰/那花儿打击我/让我一步步接近钢铁/更因为在锻造中/我说不出痛苦……当我们顺着他的诗行走进去,就会看见这个「天上的孩子」,用汉语罕见的格律写出了杰出的诗行,并用乔治.奥威尔式的政治輓歌,把我们从丧失希望的苦恼中,读到了理智的幽默,也启发我们展开与自己不完善的心灵对话,明确了个人与极权之间的紧张关係。在孟浪全部的诗歌牧园里,诗的旋律感和辞藻的审美色彩,都是用灵魂的愤怒来衬托恶行。其诗学思想变得尖锐有力也耐看,让人感到很有力量,也自觉地对历史、现实有了自己的价值判断。

今天,这位寻找真文学的诗人停止了呼吸,但他的流亡创作不会停止,因为所有文学艺术的传统是永生的。孟浪就是从屈原开始一路流亡过来的佼佼者。他给流亡诗歌注入了现代困境和解决突围的方向。那就是发出自己的声音,无论是处在集中营里还是在集中营外面,诗人都是囚徒,差别仅仅是:你为甚幺越狱了。

孟浪以他生来具有的真诚和我们认识交往,以他腼腆的性格宽容地和我们共处了同一个时代。我们一起经历了无数次担惊受怕的事情,又能友好地交往至死,实属不易。你写过︰

他们的血,停在那里
我们的血,骤然流着。

哦,是他们的血静静地流在我们身上
而我们的血必须替他们汹涌。

他们的声音,消失在那里
我们的声音,继续高昂地喊出。


好了,孟浪兄,我们诗行里见,而且会让更多的人读,因为你留下的诗歌会因为流动而活着。早晚我们的血都会流在一起。

独立作家笔会全体文友向你告别了。

马建
2018.12.19


本文链接:http://www.910sun.com/info_343024.html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推荐